反派的邪恶魅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7日

  迪士尼反派角色,从左到右依次是:《三个火枪手》中的队长皮特、《101忠狗》中的时尚女魔头库伊拉、《大力士》中的冥王哈德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红桃皇后、《小飞侠》中的胡克船长、《睡美人》中的黑女巫梅尔菲森特、《钟楼怪人》中的克劳德孚罗洛法官、《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中的邪恶皇后、《阿拉丁》中的邪恶大臣贾方、《仙履奇缘》中的继母崔梅恩夫人、《美女与野兽》中的“万人迷”加斯顿、《小美人鱼》中的女巫乌苏拉、《公主与青蛙》中的法西里耶博士、《变身国王》中的宰相伊丝玛、《狮子王》中的刀疤。

  没有刀疤,辛巴或许不会成长为坚强独立的狮子王;没有贾方,阿拉丁或许不会和茉莉公主一起踏上奇幻旅程;没有哈德斯,海格力斯或许不会经历各种磨练成为英雄;没有糖果王,拉尔夫或许不会遇到云妮并同她一起大冒险想象一个没有反派角色的迪士尼,你还会那么爱它吗?

  人们常说,一个故事好看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故事中反派角色的强弱。迪士尼在过去70多年间塑造的众多邪恶反派,不少亦成经典。

  早期的迪士尼动画,以儿童为核心受众。儿童的标签化观念通常比较鲜明,在他们心目中,公主必然纯洁美丽,大灰狼一定凶恶残暴。正因如此,当时迪士尼动画的一大特点,就是标签化反派。《101忠狗》中的时尚女魔头库伊拉、《仙履奇缘》中的继母崔梅恩夫人、《钟楼怪人》中的法官弗罗洛这些反面角色身上,汇聚着人类最真实的恶心理阴暗、性格扭曲、面目狰狞、举止暴戾、装扮阴冷、行为怪异、手段凶残,和主角形成了强烈对比。

  乌苏拉痴迷权力和魔法,虽被川顿王放逐,却仍野心勃勃,想要得到整个海洋。为达目的,她不择手段,用水晶球窥视人鱼世界,琢磨人鱼们的心思。她让徒弟跟踪川顿王的小女儿爱丽儿,抓住川顿王疼爱小女儿的软肋,伺机篡夺皇位。

  在爱丽儿因爱上人类王子被父亲训斥,与其产生隔阂之时,乌苏拉巧舌如簧,利用爱丽儿对王子的爱情,诱骗她交出美妙的声音,并签下“三天内获得王子真爱之吻就能永远变成人类,否则变回人鱼且灵魂归乌苏拉所有”的条约。这直接导致了爱丽儿命运的转变给了她双脚,却夺取了她的声音,并为故事制造了倒计时的悬念。“乌苏拉的作用至关重要,她的魔法和阴谋是这个故事能够发生的催化剂。”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动画导演李智勇说。

  条约即将期满时,乌苏拉意外发现失去声音的爱丽儿和王子感情发展顺利。为了不让爱丽儿得偿所愿,永远占有她的灵魂,乌苏拉将自己变成一个女人,用爱丽儿的声音迷惑王子并要与其马上举行婚礼。虽然她的恶行败露,但爱丽儿终究没能在太阳下山前得到王子的吻。之后,乌苏拉又利用川顿王的爱女之心,以爱丽儿签下的条约威胁他,让他甘愿代替女儿将灵魂交付自己。至此,她用卑劣的手段控制了整个海洋。

  为彰显乌苏拉的邪恶本质和狡诈性格,创作组对海妖的形象外貌、生活环境、性格习惯等进行了仔细研究,最终决定把乌苏拉的原型确定为一条章鱼臃肿的体态隐喻了她的贪得无厌,黑色长裙与冲天白发突显她的人格扭曲,还有纷乱舞动的章鱼触手令人作呕甚至连她的声音,经由好莱坞演员帕特卡洛尔配音后,每一句话都给人强烈的威胁感。与金碧辉煌、人声鼎沸的皇宫不同,乌苏拉的洞穴用海兽尸骨建成,泛着紫光,回响着无数人鱼灵魂痛苦的挣扎声,非常阴森恐怖。

  正如一枚硬币有两面,一部好的动画作品,反派角色与正面主角共生共进,缺一不可。正是由于反派角色不断引发矛盾,为主角带来麻烦和挑战,才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使故事变得扣人心弦、更富戏剧性。

  21世纪以来,随着商业帝国的不断扩张和发展,迪士尼的战略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无论世界哪一个角落、哪一个家庭,无论男女老少都可能成为它的目标观众。迪士尼的动画作品不再是只给小孩子看的“公主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童话故事,更需要真实地反映出现实社会中的复杂人性。

  相对应地,迪士尼电影在各方面都进行了重大调整人物造型更多样、文化元素更多元、故事情节更复杂、角色个性更丰富。特别是反派角色,人物形象塑造不再肤浅露骨,邪恶表现不再简单粗暴,他们的所作所为有了更符合现实的发展轨迹。

  2010年《魔发奇缘》上映后,观众对剧中反派角色葛索妈妈的评价出现了很大分歧。人们在她身上看到了很多“人之常情”。

  葛索是个爱美的女人。她无意中发现,皇室为了挽救病危的皇后挖走了能保持她容颜不老的神奇金花,而金花所赋予的永葆青春的魔力,转移到了皇后诞下的公主乐佩的金发上。对衰老的恐惧驱使葛索绑架了乐佩,在与世隔绝的高塔里将她当作自己的女儿来抚养。18年后,窃贼尤金进入高塔,把乐佩带到了外面的世界。葛索骗乐佩回家不成,气急败坏之下用刀刺伤尤金,要挟乐佩和她离开。为了使乐佩得到解脱,尤金切断了乐佩带有魔力的长发,葛索年轻美貌不再,迅速衰老,最后跌下高塔化为灰烬。

  “对这一角色的塑造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在她身上表现了某种善的理念。”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马华认为,现代的迪士尼反派形象不再“恶”得那么夸张了。葛索就是个普通的爱美女性,会在拒绝乐佩外出请求后懊恼自己发了脾气,会同意去很远的地方为乐佩买珍贵的颜料做生日礼物,还告诫乐佩“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到处都是可怕又自私的人”并阻止她出门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过度保护子女的母亲。

  有人说,葛索是迪士尼动画史上最不像坏蛋的反派,很多观众甚至对她的死感到惋惜。“我做父亲后再看这部影片,很有感触。虽然葛索偷走了乐佩,但她仍是主角的养母。我们知道把孩子带大有多不容易,这个女人虽然是为了自己永葆青春的私心做了坏事,但从很多方面来看,她对乐佩的好也体现出了人性。”动画导演李智勇说。

  复杂的动因和付出的一切,使葛索的结局显得更加可悲。她的邪恶更像是一种绝望的挣扎,让人有些心酸。也正是由于这个故事的讲述更加人性化,才吸引了很多成年观众。

  “大家不会同情乌苏拉的下场,会觉得她罪有应得。而像葛索这样的反派角色复杂化了,就让观众有了很不一样的复杂情感体验,这是迪士尼的一种进步。”马华认为,无论从动画形式还是动画思想上来看,迪士尼正撕下标签,开始进行人性化的思考。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一个个充满创新和畅想的5G应用集体亮相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

(编辑:admin)
http://xiaoluoegao.com/fanpai/101/